第二部分 定投标的的选择

定投策略的确非常简单直接粗暴有效,然而,除了关键在于践行者的场外赚钱能力之外,更为关键的前提是,优质定投标的的选择 —— 定投标的选择错了,那么越是长期,结果越是可怕。

需要注意的是,我们在这里所讨论的是 “定投策略采用者应该如何选择定投标的”,而不是 “投资者应该如何选择正确的投资标的”,前者仅仅是后者的一个子集,前者的选择标准比后者仅仅多一条而已:

它到底是否值得长期持有?

在投资领域,人们用第一个希腊字母 α 指称因为跑赢市场而获得的收益。而定投策略采用者在选择定投标的时所做的,就是创造 α 的工作 —— 因为定投一旦开始,不经过至少两个大周期就不会结束,因为提前结束就是前功尽弃;而定投者在此期间所做的动作只有一个,就是买;至于 α 到底是多少?到底是正是负?只能经过很久之后才会知道。

2.1 可以盲从的投资建议

刚刚进入市场的人所面临的最棘手问题都一样:

究竟应该选哪一个呢?

连选择依据究竟应该有哪些都不知道的人,怎么可能选对呢?只能看到表象无法看到本质的人又怎么可能选择正确并在此之后长期坚定持有且毫不动摇呢?然而,有个非常简单直接粗暴有效的策略:

盲从那些已经展现长期成功业绩的真正成功投资者的建议。

“盲从” 听起来是非常可怕的,可问题在于,我们确实可以盲从那些已经展现长期成功业绩的真正成功投资者的建议 —— 请注意这里的限定词汇,“长期”。因为在投资领域,有一个非常神奇的现象:

越是拥有长期成功经验的投资者越是开诚布公。

沃伦·巴菲特很早就开始坚持每年给投资人写公开信,后来在电视崛起的时代也同样热衷于通过新的媒体手段毫不保留地汇报自己的投资行为、投资理念以及决策过程。自从 1965 年开始,巴菲特每年给投资人的公开信从未间断过,截至 2018 年,已经坚持了 53 年!从 1973 年开始,他和查理·芒格每年举办投资人大会,耐心回答投资人的各种刁钻提问,到 2019 年,也就是在 46 年之后,参加伯克希尔·哈撒韦投资人大会的人数创造了 16,200 人的新高 —— 这当然还不算全球无法统计的在线观众。

在以下链接可以查看 1977-2018 的历次伯克希尔·哈撒韦投资人公开信:

http://www.berkshirehathaway.com/letters/letters.html

CNBC 的网站上有一个专区,叫 Warren Buffett Archive:

https://buffett.cnbc.com/warren-buffett-archive/

沃伦·巴菲特的老师本杰明·格雷厄姆也同样是乐于分享且毫无保留的人。他不仅在课堂上传授投资知识,还写了很多本书,其中传播最广的就是 Security Analysis(中译《证券分析》,1934)和 The Intelligent Investor(中译《聪明投资者》,1949)—— 而当年 19 岁的巴菲特正是因为 The Intelligent Investor 这本书才成为本杰明·格雷厄姆的粉丝。1951 年的某个周六,他在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的图书馆获知本杰明·格雷厄姆是政府雇员保险公司(GEICO)的主席,于是马上就跑去访问该公司…… 许多年后,沃伦·巴菲特接受福布斯杂志采访的时候说,20 岁的时候我投资 GEICO 是回头看我自己最得意的投资之一。

乔尔·格林布莱特的投资业绩甚至比沃伦·巴菲特还要惊人 —— 在 1985 年到 2006 年之间超过 20 年的时间里,他创造了竟然略超 40% 的年化复合回报率!这样一个真正做到长期持续成功的投资者还是同样乐于分享,并且开诚布公。他前后出版了三本书,分别是 You Can Be a Stock Market Genius (中译《股市天才》,1999),The Little Book That Still Beats the Markets(中译《股市稳赚》,2010)以及 The Big Secret for the Small Investor(2011)…… 你知道乔尔·格林布莱特写书接地气到什么地步吗?他写书的自我检验标准是 “自己的十几岁的孩子能不能读懂?” —— 与中国古代诗人的 “老妪能解” 有得一拼。不仅如此,乔尔·格林布莱特觉得公开的还不够,于是,干 脆做了个网站:https://www.magicformulainvesting.com —— 在这个网站上,用户甚至无需注册,只要按要求输入几个参数就可以获得一个基于他的 “神奇公式” 而定制的投资组合!你拿去用就是了……

Figure12

大家现在已经相当熟知的桥水基金创始人瑞·达里奥亦是如此。Principles(中译《原则》,2017)在正式出版之前,早在 2011 年就开始网上 “开源” 发布。到了 2019 年,瑞·达里奥甚至专门雇了一个团队制作了一个移动 APP,Principles in Action,以便读者能够更为方便地践行书中的原则……

在投资领域,必须用金钱、时间和行动才能产生实际业绩,所以,这里的人要么是 1 要么是 0 —— 只有那些获得了长期成功业绩的投资者才是 1,剩下的全是 0,而那些在各种媒体上天天忙着喊话却只不过是纸上谈兵拿不出业绩的各种所谓专家,同样是 0 —— 他们发出的,事实上全部都是噪音而已。甚至,那些真正长期持续成功的投资者,因为他们自己的讲演和著作都已经表达得再清楚不过了,对他们的见解以及行为进行任何解读都没有太大的意义。

事实上,新手所能选择的最简单直接粗暴有效的策略就是沃伦·巴菲特买什么,他们就跟着买什么。根本无需妄想 “超越沃伦·巴菲特”,只要花钱买他公司的股票,就相当于能够 “跟上沃伦·巴菲特”了 —— 这不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吗?跟投沃伦·巴菲特太容易了,直接买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票就行…… 如果新手觉得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票太贵 —— 2019 年 10 月份,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票市价约为每股 31 万美元 —— 那么可以去看看沃伦·巴菲特的持仓列表,在他持有的股票列表中选择自己想要的就好了!

CNBC 有个专门的页面展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所持有的股票列表:

https://www.cnbc.com/berkshire-hathaway-portfolio/

当然,若是你真的这么做了,那么,最终成功的前提是,沃伦·巴菲特持有多久,你也要持有多久 —— 你看,相对于选择,是否真的能够做到长期持有才是绝大多数人真正面临的最大问题。

再或者,干脆去乔尔·格林布莱特的神奇公式网站,根据自己的情况输入几个参数,获得一个投资组合,然后照做就是了…… 不过,需要提醒的是,乔尔·格林布莱特的神奇公式并不适合定投策者采用,因为乔尔·格林布莱特的做法是 “每年选一批股票,第二年再换一批” —— 你看,定投策略并不是唯一有效的策略,只不过,定投策略对大多数人来说简单到了极致而已。

为什么这些已经展现了长期成功业绩的投资者的建议可以盲从呢?首先是因为他们就是他们所采用的投资策略的长期使用者,并且,事实证明他们的策略经得起长期的检验。他们是最擅长基于长期视角思考的,否则他们也没办法长期践行他们当初所选择的策略。在他们眼里,一个策略的长期有效性,与策略本身的复杂程度全无关系,恰恰相反,只有简单的策略才可能真正长期践行;并且,一个策略的长期有效性,与使用者的聪明才智也没有任何因果关联 —— 决定一个投资策略最终长期有效的核心前提是,这个策略是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不折不扣地长期执行?

事实上,成功并没有秘密;就算有,那也应该叫 “公开的秘密”。一切通往成功的路径都是公开的,这个过程中所需的一切技巧和智慧也都是公开的,只不过,耐心地走很久,老实地对待每一个知识与见解,并彻头彻尾的执行,就是很少有人能做到的事情,少到什么地步呢?万众之中罕见其一。

这些人是人群当中极为罕见的真正做到知行合一的人 —— 事实上,针对历史上各个领域之中所有知行合一的人提出的建议,我们都可以直接接受,并且也值得认真执行;从一开始就理解,那很好,照做就是,若是刚开始无法理解怎么办?盲从。

关键在于,来自最成功的投资人的最具价值的投资建议竟然是免费的!你甚至不用担心这些建议因为被所有人采用而失效,因为,现实已经证明绝大多数人就是不会采用这些价值连城的建议。也许是因为绝大多数人有简单恐惧症,他们认为成功太难了,所以必须掌握非常复杂的秘密,否则不可能成功。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因素,即,普遍的恐惧,在阻止大家盲从这些无价的建议:直接用自己的钱执行自己尚未搞懂的别人制定的策略,实在是太可怕了!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更为正当的理由:

人们都喜欢通过自己的聪明才智与自己的努力获得回报……

买沃伦·巴菲特买过的股票,就算成功了也太没有成就感了!这应该是绝大多数人隐秘而又实际的想法罢?

2.2 价值投资与趋势投资

人们在讨论价值投资趋势投资的时候,往往误以为它们俩是一组反义词。然而,只有从短期视角出发的时候,它们俩才是反义关系。

事实上,对于定投策略采用者来说,它俩并不是反义关系,因为定投者的视角总是从长期出发的。在长期之后,也就是至少两个大周期之后,之前有价值的投资标的必然呈现出复利式增长的趋势。你看,仅仅因为由于出发点的不同,两个词汇之间的关系竟然截然相反!

我经常布道说:

不要盲目相信价值投资。

也经常会换个说法:

不要片面理解价值投资。

为什么我总是觉得有必要提醒这一点呢?因为我最经常看到的是:

大多数人明明是(短期)趋势投资者,因为他们显然是被牛市吸引进市场的!可是,一旦他们被随后熊市里下跌的价格套牢之后,他们就 “变” 成了价值投资者!

也就是说,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跟你提起 “价值投资” 这个概念的人,十有八九是因为被套牢了所以才从趋势投资者突变为价值投资者的;并且,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环境发生变化,他们注定还是会突变成他们所理解的趋势投资者的……

这真是个特别有趣的现象,因为这些人全都一样,完全不知道他们所面临的巨大损失和随之面临的窘迫竟然仅仅来自于他们的出发点不一样。更为可悲的是,一切都基于短期作为判断依据的他们,同样完全不知道他们事实上根本无法理解那些市场上既免费、又正确,且可以盲从的来自最成功投资者的建议 —— 仅因为出发点不一样!因为那些 “已经展现长期成功业绩的真正成功投资者” 所说所做的一切,出发点都是基于长期的。

再进一步,站在两个大周期之后再往回看的话,得到的结论可能会令一些人震惊:

在基于长期视角的情况下,趋势投资优于价值投资。

虽然本杰明·格雷厄姆价值投资理论显然是正确的,然而,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个价值投资理论有个隐秘的局限:

按照他的理论,你必须总是关注且只能关注当下的价格。

这一个隐秘的局限背后还有另外一个更隐秘的因素:

虽然判断当前的价格是否低于价值是很有可能的,可判断未来的价格是不可能的,尤其是至少两个大周期之后的价格……

既要紧密关注当下的一切细节,又要认真思考极远的未来的一切,是几乎不可能的技艺。这也是为什么真正成功的价值投资者凤毛麟角的根本原因罢。有个好玩的类比,说,当你戴一块表的时候,哪怕它快几分钟或者慢几分钟,你还是能够大概知道时间的,可是,若是你同时戴着两块表,那你肯定就傻了……

根据价值投资理论,你拼尽全力找到的当前价格远远低于实际价值的投资标的之后,你要在什么时候卖掉它呢?根据价值投资理论,什么时候它的实际价格远远超出你以为的价值 —— 不管是十天后,还是十年后?都一样 —— 你都应该马上卖出。

在这样的理论指导下,即便是沃伦·巴菲特,也一样是会出错的。他最著名的失误应该是对迪斯尼的投资,因为在迪士尼股票上,他不仅错过,并且还错过两次!1966 年,36 岁的沃伦·巴菲特与迪士尼的创始人瓦特·迪士尼在加利福尼亚见面,随即沃伦·巴菲特用 400 万美元拿下了 5% 的迪士尼(NYSE:DIS)股份,每股价格为 31 美分。

Figure13

注:以上历史数据来自于 Yahoo Finance (DIS),上图使用 Google Spreadsheet 制作,你可以在这里在线浏览数据和图表。

在 1995 年的投资人公开信当中,沃伦·巴菲特提起这个投资故事,他在 1966 年以 31 美分的价格买入迪士尼股票,然后在 1967 年,也就是不到一年之后,他就以 48 美分的价格将迪士尼股票卖了出去,当年斩获了差不多年化 50% 的盈利…… 而后的三十来年时间里,他就只能那样眼睁睁地看着迪士尼股票价格一路上涨到 1995 年的 13 美元。到了 2019 年 10 月,迪士尼股票的价格大约为 129 美元,相当于在 1995 年价格的基础上又翻了差不多 10 倍……

故事并未结束。到了 1995 年,巴菲特帮助迪士尼收购了自己持股的资本城 ABC(Capital Cities/ABC),再一次间接获得了 3.6% 的迪士尼股份!可是呢,不到三年之后,他再一次卖掉了所有迪士尼股份…… 有人算过,如果巴菲特至今(2019)依然持有这总计 8.6% 的迪士尼股份的话,那么这些股份约值 210 亿美金,并且会因此获得另外 15 亿美金的分红。

当然,沃伦·巴菲特的这个故事并不能证明他真的就失败了。毕竟,两次卖出迪士尼股票之后,他并没有把那些钱消费掉,而是继续践行他自己的投资策略,所以,沃伦·巴菲特事实上并没有真的损失 225 亿美金,因为他最终用 55 年累计获得了 25% 多一点的年化复合回报。过去 53 年里,在不计拆分和分红的情况下,迪士尼股票给投资人带来的年化复合回报率也超过 19%,若是算上所有拆分、算上全部分红,迪斯尼股票的年化复合回报率的确超过了沃伦·巴菲特的 25%· —— 虽然如此算下来,沃伦·巴菲特也许确实有损失,但实际上并没有人们想象得那么多。

这个故事真正能够说明的是,那 “不得不总是聚焦短期价格” 的价值投资策略,在两个大周期之后再回头看的时候,往往并不见得优于基于长期的趋势投资策略。

于是,定投策略采用者更看重趋势,虽然他们同样是价值投资者,只不过区别在于,他们的出发点只基于长期视角。虽然多少令人难以舒适,但推论却是合理的:

如果趋势选择正确了,那么,眼前的价值和价格之间的差异虽然不是不重要,但肯定并没有人们以为的那么重要。

既然更看重长期的趋势,再加上原本就应该也只能以长期作为出发点,那么定投标的选择就只能采用不一样的办法。定投策略采用者相对于其它投资者多出了一个筛选标准:

长期持续成长

绝对不要小瞧 “仅仅多出一个筛选标准” 的作用。

亚马逊(Amazon, NASDAQ: AMZN)是一家伟大的公司,它也是当今世界上市值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根据晨星(Morning Star)的统计,截至 2019 年,它在近 5 年的时间段里为投资者带来了 40.42% 的年化复合回报率;在近 15 年的时间段里,它为投资者创造了 28.51% 的年化复合回报率。

你有没有想过亚马逊为什么最开始的时候,在那么多种可选商品品类中只选择了书籍销售作为起点呢?除了人们熟知的、经常讨论的 “书籍属于刚需高频大市场” 之外仅仅多出了一个人们没想到的筛选依据:卖书几乎不需要提供售后服务 —— 仅仅多出这一条筛选依据就直接剔除了 99% 的其它选择!

定投策略者只能选择长期持续成长的标的(当然增长越大越快越好)—— 仅仅这么一个看似简单的筛选标准,剔除了 99% 的可选项,因为,在这个标准下,严格意义上来讲,竟然没有任何一个单独的投资标的可以那么令人放心地入选 —— 无论它们现在看起来有多棒…… 仅仅因为所有的企业和项目都跟人一样:

“长期来看,我们都会死掉。” ——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

In the long run, we are all dead. — John Maynard Keynes

那我们这些定投策略采用者究竟应该何去何从?

2.3 长期视角与宏观观察

谁都能理解,在众多标的当中选择最棒的那一个事实上很难,尤其还要在价格动态变化之中进行选择 —— 其难度和射箭冠军站在波浪中颠簸的小船上射中岸上远处的靶心别无二致。

只投资某一个标的还有另外一个隐蔽的风险,叫做机会风险。人们更为熟悉的是涵义基本相同但名字却不同的另外一个概念,“机会成本”。因为钱和时间都是排他性资源,你把它们投给了某个标的,那么就无法把它们同时投给另外一个标的…… 于是,如果你所投资的标的 A 比另外一个投资标的 B 成长少很多,那么你在持有 A 的过程中就一直在面临着一个特定的最终可计算的机会风险。

幸运的是,我们有另外一个特别简单直接粗暴有效的解决方案:

投资所有的标的。

这听起来不仅有点疯狂,还有点傻…… 先别说傻不傻,果真能做到投资全部吗?答案竟然是肯定的,能!有一个指数,叫做摩根斯坦利资本国际世界指数(MSCI World Index),追踪全球 23 个发达国家的总计 1650 支中大市值股票的价格。如果我们竟然这么做了,最终的回报率究竟如何呢?

注:市场上有一些可投资的 ETF 是追踪 MSCI World Index 的,比如 iShares MSCI World ETF (NYSEARCA: URTH), the iShares MSCI ACWI ETF (NASDAQ: ACWI),以及 Vanguard Total World Stock ETF (NYSEARCA: VT)。

Figure14

摩根斯坦利资本国际除了世界指数之外,还有一些其它的指数,比如,MSCI 新兴市场指数。据官方统计,从 1987 年 12 月 31 日开始计算,截至 2019 年 9 月 30 日,MSCI World 的年化复合回报率是 7.86%,MSCI Emerging Markets 的年化复合回报率是 10.37% —— 这也很自然,显然新兴市场成长更快一些,更高一些。

用一种形象的说法,投资 MSCI World Index 就相当于是赌球运 —— 押注全球经济的总体发展;而投资 S&P 500 就相当于是押注美国的经济发展,是赌国运,即,“美国的运气” 或者 “美国的命运”。再重新看看标准普尔指数的过往若干年的历史价格走势图罢,它也能提供大约为 9% 的年化复合回报!

Figure15

注:以上历史数据来自于 Yahoo Finance (^GSPC),上图使用 Google Spreadsheet 制作,你可以在这里在线浏览数据和图表。

投资 S&P 500(ACGR, Average Compound Growth Rate: 9%)可能要比投资 MSCI World(ACGR: 7.86%)强,但是,投资 MSCI Emerging Markets(ACGR: 10.37%)好像比投资 S&P 500 更好,最简单的解释是什么呢?

  • 美国发展相对于全球更快;
  • 新兴市场发展相对于美国竟然更快。

现在我们看到了,选择投资标的的时候,在 “一个”(很危险)和 “所有”(很平庸)之间,还有另外一个选项:“选择局部”,那么,哪一部分最值得选择呢?相对于 “赌球运” 这种类比,我更喜欢另外一个类比:

投资就好像是选择交通工具 —— 不使用交通工具也不是不能到达目的地,就是多花很多很多时间罢了,只不过有些人很有可能至死也走不到目的地。有自行车的时候不应该选择步行;有机动车的时候不应该选择自行车,有飞机的时候不应该选择机动车…… 总之,选择那个最快的交通工具就对了。

我们已经看到新兴市场发展更快,所以,选择 “新兴的局部” 就好了,很简单,不是吗?进而,不选择 “全球的局部”,即某个国家的整个市场,而是再进一步选择 “局部的局部”,即,只选择那个国家的某些行业或者某个行业行不行呢?行!同样的道理,选择一个发展更快的或者最快的行业,就相当于选择了更快或者最快的交通工具。

在成千上万个标的中选择最好的那一个很难,在十来个地区选择一个发展最快的一两个地区,就很简单。谁都知道,地球上发展最快的两个地区是美国和中国。若是我去设计一个 ETF,我一定会只在这两个 “局部” 寻找可投资标的,那么,这个 ETF 最终有很大概率能够跑赢 MSCI World 吧?再进一步,在这一两个地区中还可以做进一步的局部选择,在几十个行业中选择一两个发展最快的行业,相对来看,貌似依然不难…… 至少传奇投资人孙正义觉得很简单,他说,

赚大钱很简单,只要在二十年前你投资了互联网就可以了 —— 因为站在那个时间点,互联网就是世界的未来。所以,现在要投资人工智能,因为人工智能就是未来。

事实上,我已经设计了一个〇管理费、〇开润的 ETF 开放基金,暂定名称为 “奥德赛”(ODYSSEY),计划于 2020 年10 月左右在美国公开发行。它由 30 个左右标的构成;全部来自两个地区,美国和中国的上市公司;主要的筛选标准最重要的只有一个:

“谁的手里有不断增长的用户数据?”

我个人非常认同孙正义的见解,在未来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人工智能就很可能是发展最快的行业。只不过,我也有一些稍微不一样的看法,比如,我认定另外一件事情:

算法再好,也需要数据喂养。现在手中掌握大量持续增长的用户数据的上市公司,都已经有足够的盈利能力。如果将来算法是大树的话,那么他们手中正在不断增长的数据就是最肥沃的土壤。没有土壤的话,大树是长不出来的。绝大多数算法公司到最后都会为拥有数据的大公司所用……

2011 年我开始大量购买比特币的时候,很多人认为李笑来疯了,他们的评价通常是一样的,这东西风险太大了吧?“风险太大了” 是他们的感受,我的感受截然相反:

不投资比特币的风险太大了吧?

让我有如此感受的众多逻辑推理中有这样一方面:

历史上我们已经看到并且经历了互联网使得信息以几近于零成本的方式快速流动给这世界带来的惊人变化;那么,现在若是资产可以像信息一样以几近于零成本的方式快速流动在未来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惊人的变化呢?

正如我们在十年之后看到的,互联网带来的巨大变化已然发生 —— 虽然并不是以我们当初所想象的方式,但那变化就是如此惊人;那么,十年后,金融互联网极可能同样给这个世界带来惊人的变化,虽然我们事实上没办法提前知道那巨大的变化究竟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发生的……

所以,在那时的李笑来眼里,区块链是未来,区块链是趋势,区块链也很可能是发展最快的行业 —— 8 年后的今天再回头看,它的确成了发展最快的行业,而我的投资就那样一路搭着快车走到今天这个之前无法想象的距离之外。

你看,“选择发展最快的行业” —— 这方法最简单直接粗暴有效。这也是基于宏观观察能够最直接得出的结论。在那些无法基于长期思考的人眼里,这样的一句话不仅根本无法被理解为有效建议,甚至在他们眼里这干脆就是一句废话,你可以想象他们会忍不住拂袖而起的冲动,口中大喊,“这谁不知道啊?!” 是呢,大家都知道,但大家都不是基于长期思考的人,所以都不习惯于宏观观察,当然也就无法领会基于长期的宏观观察有怎样神奇的力量。

那能不能再进一步,去探寻 “我能不能在这个我觉得发展会最快的行业里再进一步选择一个发展最快的企业呢”?我觉得还是算了吧,因为那样的话,你就相当于直接退回到了最初那个最危险的状态 —— 这就是所谓的物极必反。宏观观察的核心技巧之一非常简单,就是 “不要走到极限”,理由只不过是我们不仅讨厌风险,我们更讨厌系统性风险。正确的方法永远是 “局部的局部”:

  • 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某个或某几个局部地区;
  • 在某个或某几个地区选择某个或某几个行业;
  • 在某个行业里寻找某些个优秀企业……

但,无论如何都不应该 “只选择某一个” —— 不管是地区、行业,还是企业,抑或项目。所以,即便是在 “只能全球化” 的行业里 —— 区块链行业就是这样的 —— 只要时机成熟,李笑来的选择就不再是某个单一标的,而是一个组合,BOX —— 里面的成份分别是 BTCEOSXIN,总计 3 个标的。

看看示意图,也许更容易理解一些。

Figure16

最外面的大圆圈代表整个世界,而你站在中央,手里拿着弓箭……

你环顾四周,想要找到一个最值得举箭射中的点 —— 这很难办,因为整个一圈看下来,其实有无数的点可以选择,而你要在这无数个点中选出最正确的那个,并且还要在那么远的距离之外一次射中,完全无法做到……

于是,你想了想,选择了全部 —— 也就是说,你不用弓箭了,你换了个工具,改用一张网…… 这样倒挺好,简单、容易,虽然效果一般,总是比你用弓箭射了半天一次都没有射中更好……

但你希望效果更好一些,于是,你先选择了一个大致的方向 —— 事实上,你也不是乱来,你也的确有合理的选择依据:未来哪个地区发展最快,就往那个方向射箭么!这样做终归射中的概率更高一些罢?了不起,不用箭,往那个方向撒网么!

而后你发现还可以用几乎同样的根据再调整一下大概的方向。既然未来有些地区比另外一些地区发展更快,那么同样的道理,在那些更快的地区里,未来也会有一些行业比另外一些行业发展更快 —— 同样的逻辑依然成立。

你已经做了三次猜测了,1) 广撒网可能更划算一些;2) 局部地区未来可能发展更快;3)在那些未来可能发展更快的局部地区里,某些行业未来发展可能更快…… 再继续 “猜” 下去,精度肯定受损得太厉害了…… 那怎么办?不用弓箭了,换个散弹枪罢!这样的话,虽然瞄得不够精准,但终归射中的概率会更高,甚至很高罢?再说,别说我瞄不准,既然那么远 ,所以事实上所有的人都瞄不准;既然所有人都瞄不准,那么,如此这般经过多次的调整,我的胜算应该更高罢?

到最后,你还有另外一个发现,那就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用箭都是最不划算的……

由多个而非只有一个标的构成的投资组合有神奇的效果。最著名的例子还是来自沃伦·巴菲特。2017 年 4 月,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爆出丑闻,因为超卖航班座位,竟然用暴力手段将 69 岁亚裔乘客陶大卫强行拖下飞机,全球哗然。随即出现的大量报道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关于沃伦·巴菲特的,因为他手中持有很多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母公司联合大陆控股公司的股票。这些报道说,事件曝光当日,该公司的股价一度暴跌 4%,市值损失 10 亿美元以上,连累沃伦·巴菲特一度损失超过 9000 万美元,当日收盘,该股跌幅略超过 1%,如此推算,他的当日账面浮亏差不多 2400 万美元。

然而,沃伦·巴菲特真的被连累了吗?并没有 —— 因为他持有的不仅仅是这一家航空公司的股票。除了联合大陆控股公司之外,他还持有更多比例的美国航空公司的股票,也有达美航空公司和西南航空公司的股票…… 就在同一天,美国航空公司的股票上涨差不多 4%,给巴菲特贡献了 7300 万美元的账面收益;达美航空上涨 1%,贡献了 1900 万美元;西南航空上涨 1.6%,又是 3600 万美元…… 总体算下来,沃伦·巴菲特当日账面盈利竟然约为 1.04 亿美元!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沃伦·巴菲特的策略竟然是在航空板块中只选择某一个标的的话,那就肯定是另外的结果了。

2.4 大势所趋都会有泡沫

曾经与 “泡沫” 这个词最常搭配的有 “郁金香” 和 “互联网”,2019 年的时候,多了另外一个搭配,“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们开始担心全球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创业公司是否正处于 “泡沫破裂” 的状态。哪怕仅仅一年前,这个行业里的创业公司还极为火爆 —— 根据福布斯 2018 年 10 月 5 日的一篇报道,仅在中国地区,就有至少 14 家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已然成为独角兽 —— 所谓独角兽,是指那些估值超过 10 亿美金以上且尚未上市的创业公司。这些公司加起来大约值 405 亿美元。再往前一年,人工智能创业公司更是炙手可热,清华大学的一份报告称,中国地区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在 369 次交易中累计获得了高达 277 亿美元的投资。

可为什么突然之间人们开始担心人工智能泡沫了呢?因为这个行业近期出现了大量的丑闻,在训练算法的过程中违规使用用户数据,比如 Facebook 因为训练语音识别相关的人工智能算法被爆侵犯用户隐私,再比如 IBM 因为训练人脸识别相关的人工智能算法而同样被爆侵权…… 人工智能甚至被用来做恶,比如 Cambridge Analytica 操纵选举结果,比如 Amazon 使用算法自动开除不符合条件的工人……

最搞笑的传闻来自之前很火的 Kiwi Campus。这是一家 2017 于伯克利大学成立的人工智能明星创业公司 ,其产品是一个名为 Kiwibot 的送餐机器人,并已获得多轮融资。2018 年 11 月,该公司 CEO Chávez 还获得了 MIT 颁发的杰出企业家奖…… 结果 2019 年夏天,有人爆料说,Kiwibot 根本没有用什么人工智能,这些机器人是创始人在他的家乡哥伦比亚用每小时 2 美元的工资雇佣的大量廉价工人远程操控的。

人工智能行业看起来太火爆,创业企业融资总额太高,估值方法太含混,落地应用频繁出问题,这些都使人们不由自主地想起不久前经历过的互联网泡沫,于是,人们就只好开始担心人工智能是不是也同样要泡沫破裂了……

可是,泡沫破裂了又如何呢?

Figure17

让我们重新看看标准普尔指数的过往若干年的历史价格走势图,只不过,这一次多了两个标记,一个是 2000 年的互联网泡沫,另外一个是 2008 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如若我们身处在 2000 年到 2003 年之间的话,那个时候我们正身处寒冬,大量的互联网公司破产、解散…… 可我们现在已经身处 2019 年年底,现在回头看的话,从 2000 年到 2019 年,是互联网真正从 “一小部分人的世界” 发展到 “所有人的世界” 的过程。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2000 年中国网民数量只占中国总人口数量的 1.8%;到了 2019 年一季度,仅微信用户数量就高达 11 亿…… 这就是互联网在中国的情况,从 1.8% 到 70% 用了接近 20 年的时间 —— 大势么,总是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全然展现。

对于定投策略采用者来说,即便他们在 2000 年 “喝着泡沫” 入场,到了两个大周期之后,也就是 2015 年再回头看,两个周期之前的价格无论如何都最终 “变成” 了 “低价” —— 原来,低买高卖的秘诀不过如此:

买入很久很久之后再卖出。

所以,人工智能泡沫破裂是好事呢,还是坏事呢?不知道对其他人是好是坏,但,对定投策略采用者来说,泡沫破裂总是好事儿,弄不好,泡沫破裂的时候,很可能恰恰是定投者入场的最好时机。

回顾历史,在任何一个领域都一样,一切最终的大势所趋在早期的时候都会经历至少一次的泡沫产生、泡沫放大,直至泡沫破裂的过程。郁金香泡沫和互联网泡沫不一样的地方在于,郁金香虽然不是完全没价值,但它不可能有可持续增长的价值;而互联网的价值是可持续增长的,互联网在经历早期泡沫破裂之后的二十年里,一直在持续增长,一直在创造价值,一直在改变世界。

为什么大势所趋在早期的时候必然经历泡沫呢?最佳的解释来自于约翰·费舍的变革曲线(Transition Curve):

Figure18

人们在接受变化的时候,在最早期的焦虑过后,很快就会进入一个比较亢奋的状态,因为他们觉得 “这一次终于能改变点什么了!” …… 然而,紧随其后的是很长的充满负面情绪的过程。在这里,人们会分化,有的人突然变得心比天高,随后遭遇更大的挫折;有些人会持续更久的彷徨之后产生幻觉,进而去做很多不现实的事情;还有的人不仅害怕,还会产生负罪感,甚至出现抑郁症状,最终干脆放弃…… 而另外一部分人会逐步接受,直至完全适应 —— 可这已经是很长很长时间之后了。

多年之后展现出来的大势所趋,在最初的时候,就是需要大众经历以上接受过程的。上图中的第一个波峰就是泡沫产生的最根本原因,随后的波谷就是泡沫破裂的理由。这一点在交易市场上展示得最为清楚,因为市场上每时每刻的价格,本质上来看就是在那个时刻市场上所有人对这个标的价值整体认知的体现 —— 绝大多数人因为无知无畏而极为兴奋的时候,价格就会产生泡沫;绝大多数人因为事与愿违而极度沮丧的时候,泡沫就会破裂。

所以,与很多人以为的恰恰相反,事实上,哪里有泡沫,哪里就可能有机会 —— 至于是否真的有机会,要看那个产生泡沫的事物有没有长期可持续的价值与增长。如果没有,那就是单纯的泡沫;如果有,那么,那就是机会 —— 并且,按照惯例,后面可能还会有若干次泡沫,直至价值终于全然展现。

2017 年 12 月,比特币价格在创造历史新高 19,800 美元之后,遭遇了漫长的熊市,迄今为止(2019 年 10 月)依然处于熊市之中,价格仅为当前历史最高点的 43% 不到…… 可是,这一次的 “泡沫破裂” 和之前的许多次 “泡沫破裂” 有什么不同呢?从世界上第一个区块链应用比特币诞生至今(2019 年 10 月 11 日),比特币总计被宣告死亡 337 次。每一次短暂的牛市,都被称为泡沫,当然都随即破裂…… 可是,2017 年这次比特币价格泡沫破裂与之前的那么多次都不一样的地方在于:

再也没有人否认区块链的价值了。

这是非常关键的微妙区别。我在判断一个趋势是否 “已然成立” 有个非常简单直接粗暴有效的分辨方式:

不是看大多数人是否都已经接受,而是看是否大多数人都无法否认。

皆难否” 是一个趋势已然确立的重要标志。理解不理解并不重要,接受不接受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全部都无法否认,那么,这个趋势已然 “基本上挤干了泡沫” —— 这是定投者最佳入场时机的最佳判断依据。虽然我关于区块链数字资产的 ETF 产品设计与思考最早始于 2015 年,然而,直到 2019 年 7 月,我才推出了自己设计的〇管理费〇开润的区块链数字资产 ETF 产品,BOX —— 也是基于这种判断做出的时机选择。

需要提醒的是,绝大多数新手会掉进 “寻找下一个……” 的陷阱。事实上,虽然通过谨慎选择而后长期持有而后获得成功的人少之又少 —— 不管是不是像定投策略采用者那样定期分批投入;与此同时,绝大多数人也从未认真地从长期视角出发进行深入的宏观观察,但是,所有人都羡慕那些极少数已经成功的人…… 于是他们不由自主地想到:

我要是那么早就选对就好了……

而这个想法会再进一步不由自主地转换成另外一个想法:

我也要找到一个投资标的而后早期进入然后同样获得成功!

这个想法真的非常危险!尤其是对那些新手来说更是极度危险。可微妙的是,越是新手这个想法越是强烈。你只要问问你自己就知道了,你自己有没有过这个想法?再深入问一问自己,是不是一入场你就不由自主地有了这个想法?这个想法是否总是让你不由自主地很焦虑?

这些即将掉入陷阱的人所不知道的是很多很多的细节:比如,真正能够改变世界的 “大势” 实际上少之又少,正所谓凤毛麟角;再比如,若是真有下一个大势真正浮现,那也应该是很多年以后而不是现在或者最近;更为关键的是:对一个已经被确认的大势来说,它自身的发展以及它的影响发挥,会持续很久很久;不仅很久很久,并且越往后越猛烈,事实上,这一个比下一个更为现实。

其实啊,一生若是能够抓住一个大势,那已经是天大的幸运。

2.5 在趋势之中符合趋势

选择最重要,在投资领域当中尤为如此。回顾一下之前的内容,我们已然经历了很多次选择:

  • 一个还是全部(全球)
  • 最佳的局部(区域)
  • 最佳局部之中的最佳局部(行业)
  • 最佳局部之中的最佳局部之中再选择若干个标的构成组合……

然而,概括起来却很简单,这些全都是关于趋势的选择。不选择 “只投资某一个标的”,而是退而求其次 “选择所有” —— 这是为了在避险的同时跟上整个世界的趋势,此时 α 为零;从全部之中 “选择最佳的局部”,这是以退为进,意图找到发展最快的局部,进而有可能创造正的 α;再一次 “选择局部的局部”,这也是为了通过趋势的支撑获得更高的 α —— 最终,在局部的局部之中做个组合,本质上依然是一样的做法:首先要降低风险,而后再看能否创造更多的 α?

为自己的投资组合选择标的,最简单直接粗暴有效的原则是:

符合行业发展的趋势

以下将以 BOX 为例,因为它就是经过这样的选择过程而产生的投资组合。

风险警告

定投策略本身是客观正确的,而定投标的的选择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剔除主观判断 —— 所以,定投标的选择是投资者自己的事情,是要用自己今后长期的钱和时间去负责的事情。请务必慎重。

这一节的内容重点在于李笑来为什么要选择 BTC、EOS、XIN,即,BOX,作为一个定投的组合 —— 这里必然掺杂着李笑来的一些主观判断;至于你选择怎样的投资组合,要靠你自己对客观世界的客观理解。

作者利益关联公示

  • 李笑来是比特币的长期持有者(自 2011 年 5 月)
  • 李笑来是 EOS 发行公司 BlockOne 的天使投资人(2017 年 5 月)
  • 李笑来是 Mixin Network 项目的天使投资人(2017 年 10 月)

经过过去 8 年多的观察、思考与实践,我认为区块链技术在改变世界的过程中有一个已经慢慢展现出来的发展路线:

可信账簿(BTC)→ 可信代码平台(ETH/EOS)→ 可信执行环境(Mixin)→ 可信硬件(?)……

比特币是世界上第一个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它的核心是一个公开透明的、不可篡改、分布式可信账簿。而后来发展起来的以太坊EOS 的目标都是成为一个区块链应用平台,也就是说,程序代码要被写入并运行在公开透明的、不可篡改的分布式区块链平台上。把账簿放在区块链上,就有了可信账簿;把程序代码放在区块链上,就有了可信代码。Mixin Network 通过结合 TEE(可信执行环境)和 DAG(有向无环图)创建了新型的公开透明、不可篡改的分布式数字资产储值网络,也就有了可信执行环境。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还会看到可信硬件?

之所以没有选择以太坊是出于技术原因,它目前所采用的共识机制是 PoW —— 这种以分钟为单位确认一次的共识机制,根本不可能成为可用的应用程序平台。事实上,以太坊过去三年左右的实际运行历史早已证明了这个缺陷在 PoW 机制下根本无法被解决。尽管以太坊计划未来会转移到 dPoS 共识机制上,但那就意味着必然产生再一次分叉 —— 2017 年以太坊已经因为之前考虑不周而被迫分叉出一个今天不知道可以用来干什么的 ETC —— 也就是说,以太坊投资者所要面对的风险不可想象。

最终如此选择的理由还有一个,这是几乎所有技术从诞生到被广泛接受的过程中必然经历的从未变过的步骤:

诞生 → 先被企业采用(2B)→ 再被个体采用(2C)

EOS 从这个角度望过去,就是个面向区块链企业的平台。而 Mixin Network 的第一个 dApp,Mixin Messenger,就是个面向个体的平台 —— 除了即时聊天之外,它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就是目前行业里对新用户最为友好最为方便的分布式多币种钱包(这是底层 Mixin Network 公链的功能)。

另外,在我看来,这三个标的都到了 “皆难否” 的阶段,它们当然还没有被所有人接受;然而,所有的人都没办法否认它们的价值…… 这样的时候,定投策略采用者应该可以开始入场了。

以下图示,是从 2019 年 7 月 12 日开始算起的 BOX、BTC、EOS、XIN 的价格变化以及定投 BOX 收益的变化:

第二部分 定投标的的选择 - 图8

注:点击这个链接查看具体数据

再以计划将于 2020 年下半年公开发行的〇管理费、〇开润的股票 ETF 产品奥德赛(ODYSSEY,暂定名)为例 —— 之前的章节里我曾经提过:

我个人非常认同孙正义的见解,未来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人工智能就是最好的行业。只不过,我也有一些稍微不一样的看法,比如,我认定另外一件事情:

算法再好,也需要数据喂养。现在手中掌握大量持续增长的用户数据的上市公司,都已经有足够的盈利能力。如果将来算法是大树的话,那么数据就是土壤,没有土壤大树是长不出来的。绝大多数算法公司到最后都会为拥有数据的大公司所用……

这里的重点在于这句话:

绝大多数算法公司到最后都会为拥有数据的大公司所用……

这句话就是在一个显而易见的更优趋势里做出符合趋势的判断 —— 在这个行业里,这种事情必然发生;既然如此,我们最好在此之前就做好准备。

在投资领域中,对于 α(跑赢市场的那部分盈利)究竟是否存在一直争议不小 —— 即便沃伦·巴菲特,乔尔·格林布莱特,瑞·达里奥这种已然拥有长期惊艳业绩的人(尽管是凤毛麟角)存在的情况下。有一个教学段子可以用来说明那些 “市场有效性假说” 盲从者有多可笑:

一位学生看见地上有张一百美元的纸钞,就问身边的教授,“您看,那是不是一张一百美元钞票?” 教授都懒得看,说,“那不可能!因为如果那真的是一百美元钞票的话,早就被人捡走了……”

如果市场是百分之百有效的,那么 α 理论上是不可能存在的。可问题在于,如果我们把任何一个时刻的市场单独拿出来的话,它百分之百是无效的。价格和价值偶尔对等根本就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因为哪怕一只烂钟也无论如何都能在一整天的时间里对上两次!把每时每刻全都拼接起来,长期来看,市场理论上应该是有效的 —— 可问题是,这个长期究竟是多长呢?没有人知道。另外,如果按照定投策略采用者的观念来看,两个大周期之后,以当前价格作为比较基础的话,每时每刻的市场价格偏差就显得更大了,不是吗?

我个人当然相信 α 的存在,并且总是在想办法找到更好的策略去创造它。你做得好,α 就是正数;你做的差,α 甚至有可能是负数。作为定投策略采用者,你最终的成绩可以用以下公式描述:

p = δ + α - γ

p,就是你的最终成绩(performance)。δ(第 4 个希腊字母,delta,大写为 Δ)用来代表的是市场整体的成绩。而 γ(第 3 个希腊字母,gamma,大写为 Γ),是借用晨星(Morning Star, 2013)的一个同名概念 —— 只不过,我的定义方法与晨星不同 —— γ 在这里指的是因为你自己犯错而没有赚到的那些原本你应有的收益 —— 这是个极为关键极为有趣的概念,将是本书第三部分的核心之一。

β(第 2 个希腊字母,beta,大写为 Β),指的是你的成绩与市场整体成绩的相关性,β 为 0 的时候,就是 “全然不相关” —— 比如,你 “定投人民币”(就是不断地把你的人民币存进银行),那么你的成绩将与市场整体成绩全无关系。当 β 为 1 的时候,你的成绩和市场整体成绩 100% 相符…… 在 p = δ + α - γ 这个公式中,δ 就是 β 等于 1 的情况。

对于定投策略采用者来说,一切的 α 都来自于开始行动之前的谨慎选择过程。定投策略采用者之所以幸福,最关键的地方就在于他们一旦开始就再也不用纠结选择了,当然也无需再去纠结是否调整、如何调整之类的恼人问题。

定投标的的选择,如你已经所见,本身并不需要太多的技巧,也不需要太多的聪明,甚至,它竟然是个 “只需要大概大概就已经很不错了” 的过程。然而,它真正的困难之处在于,作为定投策略采用者,你必须也只能在开始行动之前已经确认选择并且从此长期不变…… 也许这就是我能想到的 “简单并不容易” 这句话最好的例子了。